罗马王政时代末代王是怎么退出舞台 他的把柄是怎么被抓住的

  塔奎尼乌斯普里司库斯被暗杀后,虽然由他的女婿塞尔维斯继任王位,但其实他还有子嗣。不过,由于罗马王位并非世袭,再加上塞尔维斯也很有技巧地提升了治绩,所以即使有不满份子,也无法离间公民对他的支持,因此他执政的四十四年才能安然无事地度过。然而,塞尔维斯的下一代,却视他安定的作风为胆怯的表现,而且塞尔维斯再也掩藏不了他长期理政后的疲惫与老态了。

image.png

  塞尔维斯有两个女儿,分别有着极端不同的个性,一个刚强好胜;另一个则内向老实。而先王塔奎尼乌斯也有两个孙子,性格样差异极大,一个是气势勃勃的野心家;另一个则稳健实在。塞尔维斯将他们四人性格相对者互相配对,让他们结婚。他将好胜的公主许配给性格沉稳的表兄弟,内向的公主则嫁给较有野心的那一个。塞尔维斯大概是希望以这样的婚姻配对来调和他们彼此的个性吧!

image.png

  然而,这样的冀望终究失败了。刚强的公主总是看不起她那沉着稳健的丈夫,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“嫁给像你这样懦弱的人,我根本无法幸福得笑出来。”于是她就引|诱与自己性格相似的小叔。没多久之后,个性内向的其他两人就无缘无故突然暴毙。因此,个性刚强的特莉亚和塔奎尼乌斯两人又恢复了单身,进而结婚。国王对这桩婚事,并没有表示什么意见,可能是因为善良的女儿死去,他的心情大受打击的关系吧!

image.png

  罗马国王是终身制,只要活着就可以一直稳坐王位,但并不世袭。虽然塞尔维斯是当时的国王,但公主却不一定是下一任王妃。于是她便开始煽动她的丈夫,李维斯引述她所说的话如下:“如果你是我想像中的男人,我一定会认你这个丈夫,而且当你是男子汉一样地敬重你:如果你不是的话,那我的命运可就悲惨了。为什么不豁出去算了呢?又不是要你在科林斯或塔奎尼亚这样的外国地方行动,有什么好怕的?如果你拿不定主意的话,那我们干脆到科林斯或塔奎尼亚去,继续过以前的生活算了。”

image.png

  塔奎尼乌斯心中最原始的那把火终于被点燃了,他首先开始拉拢住在罗马的伊特鲁里亚人。这一群人是他的祖父,也就是第五任国王塔奎尼乌斯。普里司库斯招徕到罗马来的,一直在罗马住到现在。而他更进一步成功地拉拢新兴阶级的元老院议员,他们是因为罗马的开发事业及工商业而富有起来的一群。塔奎尼乌斯带着一批武装的男子到元老院发表演说,他表示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当国王是罗马的耻辱,议员们虽然不赞同他的看法,却也没将他赶出去。

image.png

  当塞尔维斯听到这件事时,立刻赶到元老院。但塔奎尼乌斯丝毫不给他讲话的余地,一个把就将他的身子横举而起,带到外面,然后从元老院门口的台阶上狠狠地将他摔掼到地上。他带着满腹的屈辱回到王宫,谁知塔奎尼乌斯的人早已持剑埋伏等着他,但是他仍没死;接着他的女儿特莉亚竟又驾着马车,朝奄奄息的父亲辗去。最后,塔奎尼乌斯当了国王,特莉亚也变成王妃。

image.png

  就任为第七任罗马王的塔奎尼乌斯,下令禁止为前任国王塞尔维斯举行葬礼,并且格杀所有先王派的元老院议员。由于他每次出门,身边一定有武装护卫随身护航,而且他的继位也没有经过公民大会投票及元老院的认同,往后更一直没有听取元老院的建言及尊重公民大会的否决权;因此,罗马公民私底下都叫他“骄傲的塔奎尼乌斯”。

image.png

  不过,这位在国内专制独裁的霸君“骄傲的塔奎尼乌斯”,倒是颇有军事长才,经常在部族战争中,为罗马赢得胜利;不过他所使用打胜仗的和战两用战术,虽然堪称高明,却是十分阴险。

image.png

  由于他对国内情势一直心怀不安,于是极力想要确定对外关系、找寻同志。他的第一人选是邻近的拉丁部族,其次则是伊特鲁里亚的各个城市。在一百年前,第四任罗马王安库斯时代,罗马人就已经与邻近的拉丁人互结同盟;由于他们拥有相同的语言与信仰,因此要建立深厚的关系并不困难。当时罗马人与拉丁人是因为一起庆祝祝祭日,才互相结为“拉丁同盟”;
不久之后,他们就经常一起结盟发起战争。刚开始时,这样的结盟关系是完全对等的,等到罗马渐渐强大后,他们之间的权力关系也跟着起了变化。战争时,同盟各国出的兵力虽然一样多,但是指挥官却必须由罗马人担任;至于战利品方面,倒仍维持公平分配。塔奎尼乌斯一心想改革“拉丁同盟”,他想拉拢当时势力远胜过拉丁人的伊特鲁里亚人加入同盟,不过却有不少罗马人认为,这根本不是拉拢而是”被拉拢”。

image.png

  事实上,西元前六世纪后半,罗马境内的伊特鲁里亚人势力已经比以前强大多了;从第五任国王起,到第六任、第七任,连续三人都是伊特鲁里亚裔的罗马国王。甚至有后世的研究学者认为,这个时期的罗马是由伊特鲁里亚人所统治的。

image.png

  尽管罗马境内的伊特鲁里亚势力如此强盛,但罗马境外的伊特鲁里亚却在此时开始衰退。“骄傲的塔奎尼乌斯”更是不幸,竟然无视于这样的变化,还硬要与这个衰退中的国家结盟。发展快速的民族,衰退得也快。伊特鲁里亚人曾经盛极一时,甚至远将势力扩张到拿坡里一带,结果不到一百年就已面临衰退的命运。而要毁掉一个人,不必与他正面冲突,只要抓住他的把柄就够了。也许整个事件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,但这绝对是最有效的办法。

image.png

  塔奎尼乌斯有个年轻的儿子,名叫塞克斯都。他爱上了亲族柯拉迪努斯的妻子卢克蕾蒂亚。某天夜里,欲火焚身的塞克斯都趁着柯拉迪努斯不在的时候单独到他家去。由于彼此有亲族关系,因此柯拉迪努斯一家人与卢克蕾蒂亚全都对他盛情款待,并在用毕晚餐后带他到客房休息。到了夜深人静大家都入睡时,塞克斯都便在怀里藏了一杷短剑
,偷偷地潜入卢克蕾蒂亚的房间,亮出短剑顺利地占有了卢克蕾蒂亚。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却犯了一项天大的错误,就是把卢克蕾蒂亚丢在床上,自顾自地溜走。

image.png

  当晚,卢克蕾蒂亚写了一封信,要部下送去给在罗马的父亲与出征到阿尔卡迪亚的丈夫,信中说道:发生事情了,赶快带着亲信回来。她的父亲卢克雷提乌斯知道后,带着班雷利乌斯匆匆赶到,而她的丈去柯拉迪努斯也带着朱利斯布鲁图斯赶回来。这时卢克蕾蒂亚依旧坐在床上悲叹着,等她对四人说明事情经过后,突然取出预藏的短剑,朝自己胸口刺去,并在痛苦气绝之际,要在场的男人发誓为她报仇,然后才死去。

image.png

  卢克蕾蒂亚的遗体被运到罗马,放置在罗马广场的演说台上。面对这样的悲剧,人们纷纷交相谴责国王与皇室一家的野蛮与傲慢。布鲁图斯在众人面前发表演说,表示绝不容许贞洁的女性再度牺牲在如此野蛮的行为下了;他的演说同时也让人回忆起,国王塔奎尼乌斯就是杀死先王塞尔维斯的篡位者。布鲁图斯还提议,将国王与他的家人赶出罗马。

image.png

  至此,罗马人对塔奎尼乌斯长期压抑的不满终于爆发。他们不仅欢声雷动地对布鲁图斯的提议表示赞成,而且也支持布鲁图斯集结号召公民兵。事发当时,塔奎尼乌斯身处阿尔卡迪亚战场;在得知事变后,马上率领手下的士兵返回罗马;但罗马城门紧闭,他被放逐了。于是,他只好带着随从兵去投靠伊特鲁里亚的凯雷市;而王妃特莉亚也安然地逃离罗马;三个儿子中的两个则一起跟随塔奎尼乌斯逃亡;至于肇事者塞克斯都,在逃亡到别的城市之后,被以前的仇家杀了。“骄傲的塔奎尼乌斯”治世总共维持了二十五年。随着他这个第七代罗马王政权的结束,罗马的王政时代也随即进入尾声。王政时代是从西元前753年罗慕路斯建国开始,经过二百四十四年,到西元前509年结束;从此以后,罗马开始进入共和时代。也就是从昔日由公民大会推选出来任期终身的国王统治,变成由两位任期缩短为一年的执政官共同执政的时代,不过这两位执政官仍须由公民大会推选。

image.png

  如果我们只因王政罗马是由国王一人独裁统治,就为王政时代断下否定的评价,是无法正确掌握历史的。国家建立之初,实行中央集权本来就会比较有效率;因为组织尚未成熟时,随便耗费活力会造成致命伤,因此如果由一人带头决定或实行,事情就容易多了。回顾罗马七王的历史,我们可以用适时、适才、适所来形容,罗马就是因为有这几位国王的努力,才能够日益茁壮。

image.png

  值得庆幸的是,每一任国王的寿命都相当长,从事业计画、实行、到展现成果的过程中,他们都一直稳坐王位。因此,到了王位交替时,新王便能以先王的成就为基础安心地开拓新事业,同时也可以避免中断所造成的资源浪费。罗马的王政在西元前六世纪末宣告结束,卢克蕾蒂亚事件无疑是王政倒台致命的一击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「奇否」 » 罗马王政时代末代王是怎么退出舞台 他的把柄是怎么被抓住的